• 大嫂能不能跟娘说说

    苏小鹿赵氏主角小说
    苏小鹿赵氏精彩的穿越小说《大嫂能不能跟娘说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书由网络作者肤白如雪创作。家,是家里太忙了,所以抓到了一直养在家中,今天才来镇上。”孙福一看那大背篓满当当的,哪里还不清楚,笑着说:“没事没事,就是打趣你一下,让我看看,这次你都带来了什么好货。”苏三郎把背篓放下,把麻袋解开,他说道:“还和之前一样,是野兔和野鸡还有斑鸠。&......

    《大嫂能不能跟娘说说》&苏小鹿赵氏大结局精彩阅读

    没得选择

    没得选择

    王氏冷呵呵的说:“我那些脏衣服你们就不用洗了,等赵氏回来洗,那死蹄子躺了几个月,也够舒坦得了,回来我得治治她,老三一直都是孝顺的,一定是受了她的挑拨才让我们母子离心的,不治治她那烂蹄子,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不好好收拾她,让她把我们苏家的根都带坏了。”

    王氏眯了眯眼眸,那阴毒的眼神,让李氏和周氏看了都打个寒颤。

    她们不由的庆幸,幸好她们不是王氏最讨厌的那个,幸好她们的儿子都健康着,也幸好她们不是王氏买来的。

    王氏对赵氏的厌恶,那是从赵氏进门起就根深蒂固了。

    赵氏是有一年被一个货郎带来卖给苏家的,而且还只花了一两银子。

    王氏怀疑赵氏不是处子,但新婚夜第二天又有带血的帕子。

    就算这证明了赵氏的清白,可也阻挡不了王氏对她深深厌恶。

    反正是买来的,那是低贱可以糟蹋的。

    “三弟也真是的,娶了媳妇忘了娘,三弟妹吹点枕边风就把他吹的什么都不顾了,一点本事也没有,成了个窝囊废。”

    苏大朗听着王氏的嫌弃,也跟着唾弃一句。

    王氏吐了口血痰,冷道:“也怪我当初眼瞎,给老三挑了这么个媳妇,生几个没用的东西害了老三,只要老三有本事,大不了赶走那没用的,再给老三重新找一个。”

    王氏说了这话,苏老爷子在打算。

    苏大朗和苏二郎没话可说。

    李氏和周氏不可能这个时候说话,她们又不傻。

    就王氏对赵氏的这个怒火,只要赵氏回来了,她们的日子以往还要好过呢。

    谁也不知道,在门外因为犹豫不知如何面对爹娘的苏三郎,把这些都听在了耳朵里。

    他狠狠的捏紧了拳头,狠狠的咬紧了牙关。

    他的心里,又怒又心疼。

    他的眼神一片冰冷,他抬起手,敲了门。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屋里人吓了一跳。

    苏二郎问了一句:“谁啊。”

    苏三郎冷淡的回答:“是我。”

    苏三郎的声音,让屋子里的人一愣,还是苏老爷子先回过神来,对着苏老二开口:“二郎开门。”

    苏二郎起身开门,露出笑脸,乐呵呵的开口:“三弟,你回来了,我们正吃饭呢,你吃了没,一起吃啊。”

    苏二郎说着就要去啦苏三郎的手臂,苏三郎冷冷的避开,他看向苏老爷子冷淡的说道:“我来,是为了一件事情,说完了我就走。”

    “我来告诉你们,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我苏三郎现在过的很好,我和我的妻,我的子女,都不会回到这个家里碍着你们的眼睛,从此我苏三郎一家,是死是活,和你们毫无关系,当初分家的时候爹说过,你和娘养老不用我操心,我想说,一个唾沫一个叮,是男人就该说话算数。”

    苏三郎直视着苏老爷子,一字一句的把话说完。

    苏老爷子脸色阴沉,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王氏就先拿着碗朝着苏三郎砸去,大骂着:“你个苟杂肿,你这是要丧尽天良啊,你是要被天打雷劈啊。”

    苏三郎没有傻呆呆站着让王氏砸,他侧身就避开,看向王氏,他的神色也没有变化,冷漠的说:“就算是要被天打雷劈,那也是劈我,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苏三郎捏紧拳头,哪怕被王氏伤害了很多次,他也告诫自己不要在意,可心里仍然会觉得痛苦,会觉得痛不欲生。

    王氏到底是他的亲娘,是生育他的人,若不是无路可选,他又怎会走到这一步。

    王氏不是单纯的对赵氏不好,她是希望赵氏死掉,而他的骨肉,在王氏眼里都不算人,顶多是可以做苦累活的牲口。

    苏三郎的决绝,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苏老爷子看着苏三郎,冷沉的开口:“老三,如果你为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要这样对待你的爹娘,那也可就别怪爹对你狠心了。”

    苏三郎看向苏老爷子,他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苏老爷子,决绝的双眼是无尽的冷漠。

    苏老爷子脸色铁青,他一拍桌子,怒吼着:“苏三郎,你以为你现在住的地方是谁的?是老子的!你以为,老子真的不敢把你们一家逐出去吗?你以为你有今天,是你本事大吗?”

    苏老爷子发怒了,他一直都知道,苏三郎这个儿子身上有反骨,苏三郎有血性,可想着苏三郎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忤逆他,这样大逆不道,苏老爷子就想压了苏三郎的气焰。

    “古人常云,爹娘在,不分家,你以为分家,真的就是那么简单吗?你可知道,爹娘在世,被分出去的,那是代表着什么?”

    苏老爷子脸色很冷,有着前所未有的严厉。

    屋里人没有人敢说话,毕竟在他们看来,苏老爷子就是天,天发怒了地都要抖三抖,何况在天地下生活的人呢。

    王氏都被吓着了,刚一闭嘴咬到了舌头,痛的不行,满嘴燎泡有些破了,嘴巴里一股血腥味。

    在苏老爷子的狂风暴雨下,没有人敢忤逆他。

    苏三郎神色未变,他看着苏老爷子的眼睛,淡淡的开口:“爹是说,把我们一家赶出去只是惩罚我们吗?就是因为赵氏生了女儿,就是因为她花了几百文抓药吗?就是为了等到我一家人吃光了粮食,饱受天寒地冻的痛苦后来跪着求你们吗?”

    苏三郎的讽刺,让苏老爷子更加的怒不可遏,他以为自己这样大怒,会镇压住苏三郎,苏三郎会下跪认错,但苏三郎没有,他不但没有,还讽刺过来。

    “好啊,好啊,看来你真的是不想做我苏家的种了,你是想断了自己是苏家根种是吧。”

    苏老爷子用出了最后的杀手锏,他是一定要治住这个忤逆他的逆子不可,如果治不了,那就彻底绝了他。

    苏三郎现在如果说是,那苏老爷子就会把他逐出苏家族谱去。

    在场的人谁都明白,但没有人站出来为苏三郎一家说句话。

    而苏三郎,不但没有被震住,他仰头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我一直没得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