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年的爱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年的爱意》何静何洲宋千渝最新章节

    何静何洲宋千渝主角小说
    主角叫何静何洲宋千渝的小说叫做《十年的爱意》,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米晚烟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这两句话里的质问太明显,甚至还有几分微妙的醋意。我心头一跳。下一秒,宋千渝直接打来了电话。看着手机屏上那个已经熟悉到深入骨髓、刻在心口的号码,我皱了皱眉。从前他给我发条极其敷衍的微信我都能高兴半天,现在他主动打来电话,我内心却有种奇怪的抗拒。似乎,连跟他说话都失去了兴趣。我盯着那串号码看了几秒,沉默............

    小说《十年的爱意》在线阅读

    十年的爱意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部小说,由作者米晚烟倾心打造,主角是何静何洲宋千渝,十年的爱意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精彩章节节选。

    这两句话里的质问太明显,甚至还有几分微妙的醋意。

    我心头一跳。

    下一秒,宋千渝直接打来了电话。

    看着手机屏上那个已经熟悉到深入骨髓、刻在心口的号码,我皱了皱眉。

    从前他给我发条极其敷衍的微信我都能高兴半天,现在他主动打来电话,我内心却有种奇怪的抗拒。

    似乎,连跟他说话都失去了兴趣。

    我盯着那串号码看了几秒,沉默地敛下眼睛,按了挂断。

    电话接着又响了几次,都被我毫不犹豫地挂断。

    几次反复,我有些不耐烦,打字说:「我现在在宿舍,你女朋友在睡觉。」

    这句话仿佛某种开关,宋千渝终于消停了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何洲越走越近。

    我们每天一起吃饭,去图书馆看书,去操场散步,去看新上映的电影。

    渐渐地,我和他越来越熟悉,到现在即使不说话也不觉得尴尬,但是聊起天来又有很多话可以讲。

    而我们的关系,就是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的那种。

    相反,宋千渝和室友之间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我现在几乎很少看见他们打电话,从前那股黏糊劲儿,如退潮一般消失殆尽。

    室友表面上若无其事,谈笑风生,但我好几次在深夜听到了她压抑的哽咽声。

    我大概能猜到,可能是因为我。

    犹豫再三,我把宋千渝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给他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得很快,听到他那有些沙哑的声音,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一下子被堵在了嗓子眼。

    他说:「小静,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我恍惚了一下。

    这句话,我以前经常对他说。

    不过我那时的语气更加小心翼翼,更加无助,像是把骄傲和自尊从骨子里剜去,一寸寸碾碎,然后卑微到尘埃里。

    幸好,有一个人及时出现,拉着我走出来了。

    脑海中闪过何洲那张清隽温柔的脸,我不自觉弯了弯唇角。

    「……小静,你在听吗?」宋千渝的声音更哑了。

    我回过神,「……你刚才说了什么?」

    那头沉默了。

    我想了想,平静地说:「宋千渝,我喜欢了你十年。」

    那头传来一阵沉重的呼吸声,片刻之后,宋千渝才开口:「我知道。」

    虽然心里早就猜到,但听到他亲口承认下来,我的心口还是剧烈地疼了一下,仿佛被什么钝器刺破一般。

    不是因为他,而是为我那晦涩、笑话般的十年暗恋。

    我深吸口气,语气坚定,「但从那顿饭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不喜欢你了。我现在对你们,只有祝福,而我身边,也出现了我想要紧紧抓住不放手的人。」

    我微微叹了口气,继续说:「宋千渝,我们都该好好珍惜身边的那个人。」

    这次宋千渝沉默的时间更久了。

    久到我以为他不会再出声的时候,他才用一种笃定、松了口气般的口吻缓缓问我:

    「何静,你和他在一起,是不是为了报复我?」

    ……

    我被宋千渝那句话搞得有点心堵。

    不是心虚,也不是被看穿心事的狼狈,真的就是心里郁闷得发堵。

    我在想,这十年我到底是有多卑微多没尊严啊,让宋千渝这么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会牺牲自己的感情去报复他?

    虽然,他说出那句话后我就又把他拉黑了,但心里仍然很郁闷。

    这天,我和何洲看完电影回来,快到宿舍门口的时候,脑海里又飞快掠过那句话。

    我一个晃神,脚下被块石头绊了一下,膝盖一弯差点跌倒,幸好旁边一双手稳稳扶住了我。

    迎上何洲担忧的目光,我对他弯唇一笑。

    这时,脚踝处突然传来一阵抽痛,我下意识倒抽一口气。

    「崴脚了?」何洲眉头皱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

    何洲把我扶到旁边的长凳上坐下,捧起我的脚检查伤势。

    「幸好没有脱臼,学姐,我帮你揉揉。」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下一刻脚踝处便传来微凉的触感。

    他轻轻抓住我的脚踝,手指轻柔而有节律地揉捏,有些微的酥麻感,我短促地「啊」了一声。

    何洲突然顿了顿,从我的角度,能看到他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我不禁脸有些发烫。

    最后,脚踝处的疼痛缓缓散去,我听见何洲低声问,「学姐,还疼吗?」

    「不、不疼了……」我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有些哑。

    何洲似乎笑了笑,把我的脚轻轻放下,抬起头看我。

    月光下,他眼睛很深,鼻梁很挺,唇色很红,目光坦然专注。

    我看着他,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完了。

    不知道是谁先主动,也不知道是谁回应谁,转眼之间,我已经搂上了他的脖子,而他的手扶住了我的腰。

    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

    不知过了多久,他稍稍退开些距离,重重地喘着气,落在我脸上的视线滚烫得几乎要将我融化。

    「静静……」

    脑海中的某处神经,随着他这一声极轻的呢喃,啪的一声,彻底崩断了。

    张了张唇,想说什么,胳膊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用力地将我从长凳上拽下来。

    我吃痛地低吟了一声。

    转过头,正好对上一双熟悉、赤红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