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夜的瞳)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

    林阳苏颜主角小说
    主角名为林阳苏颜小说的名字是《地表最狂男人》,此书为网络作家黑夜的瞳倾力之作,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精彩的悬疑推理 </td> <td> <a href="https://market.zhangwe......

    小说《地表最狂男人》在线阅读

    第四章谁说你母亲死了?

    苏颜呆了。

    她一度以为自己听错。

    可理智告诉她没有。

    林阳...居然敢拒绝她?

    三年来,他几乎对自己唯命是从,从没有拒绝过自己任何事情,尽管他大部分事情都办不到...可为何这一次,他拒绝的这么干脆?

    "你什么意思?"苏颜平复心中震愕,沉声询问。

    "字面意思。"

    "你想奶奶死?"

    "她死不死与我无关。"

    "可她毕竟是奶奶!再说,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以二伯三伯他们的态度,苏家还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吗?"苏颜情绪有些激动。

    她为这个家操碎了心,这个男人却置身事外。

    林阳沉默了片刻,倏然十分认真的问:"你想要我救她?"

    "当然想。"

    "那好,我救。不过你要同我一起去,因为二伯三伯他们是不可能允许我进抢救室,你来说服他们!"

    "你在哪?"

    "抢救室门口。"林阳道。

    苏颜微愣,忙赶向抢救室。

    林阳站在那,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样。

    望着林阳淡定的模样,苏颜心头便窜出一股子火来。

    "喂!"苏颜小脸冰冷:"你真能救奶奶?"

    林阳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还有三分钟。"

    "什么三分钟?"

    "三分钟内,你不能让我进去救奶奶,那过几天我们所有亲朋好友都得上苏家吃饭。"

    苏颜轻轻一怔,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实在的,她并不太相信林阳。

    结婚三年,虽然二人没有夫妻之实,但林阳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心知肚明。

    连二伯苏桧都拿奶奶没办法,这个草包能行?

    "算了,也没得选择了,相信你一回!"苏颜咬下牙,一把拽住林阳的手朝急诊室走去。

    此刻,医院里的几个专家好手都到了。

    中医起效慢,这种突发性的症状只能靠西医。

    但抢救了一番却也无能为力,局面已经失控。

    苏桧脸色发白,双腿发软的走出抢救室。

    "大哥,妈怎样了?"

    周围苏家的人全部围了过来。

    "都滚开!"苏桧烦躁的吼道。

    人们吓了一跳。

    苏桧掏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小桧,情况我都了解了,我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你们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稳住苏老太!"电话那边响起一阵气喘吁吁的声音。

    那是中医院齐老的声音。

    齐老是江城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他不仅资历老,而且出身好,他曾是燕大中医学院的教授,后来儿子分配到了江城工作,他也就一起过来了。

    "齐老爷子,我妈的病症太突然了,几个科室的主任都查不出病症,急诊科的人已经在尽全力稳住她的病情,但效果甚微,只怕我妈...撑不过你来啊..."苏桧欲哭无泪。

    "情况这么糟糕?"齐老也愣了。

    "老爷子,你先过来吧,我尽力去撑住,现在您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你再坚持下!"说完便挂了电话。

    苏桧叹息连连,转身要回到急诊室。

    这时,一只手拉住了他。

    苏桧一愣,扭过头才发现苏颜站在身后。

    "苏颜,你干什么?"苏桧心情不好,语气也不太客气。

    "二伯...那个...林阳说他有办法救奶奶!"苏颜小心翼翼道。

    "简直胡闹!苏颜!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在这瞎搞?你们是巴不得奶奶死?"苏桧大怒。

    "二伯,我没有胡闹,林阳他说不定真的有办法啊。"苏颜急了。

    "连我都拿你奶奶的病症没辙,一个连煮饭都不会煮的草包会有办法?你是说我连他都不如了?"苏桧气极反笑,指着苏颜的鼻子道:"苏颜,我告诉你,奶奶现在躺在里面生死未卜,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你们这一家,第一个给我滚出苏家!"

    说完,苏桧便要甩门进去。

    旁边苏家的人无不瞪着苏颜与林阳。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胡说八道!"

    "这一家子太不懂事了。"

    声声责骂传来。

    苏颜脸色苍白,身躯轻抖,但在这时,她还是鼓起勇气的喊出声:"二伯,你们难道忘记了?之前就是林阳说的奶奶会出事!这一切都被他说中了!不是吗?"

    话音坠地,苏桧的步伐顿时一怔。

    四周的责骂声也戛然而止。

    是啊!

    他们才想起之前林阳那所谓的'诅咒'苏家老太的话。

    这不正是'应验'了吗?

    是巧合?

    可...这也太巧合了吧?

    苏桧脸色时红时白。

    "之前我说你少施了一针,你不相信,而现在,这少施的一针正在夺取奶奶的生命,奶奶的情况很紧急,如果你不让我进去,那奶奶就真没救了。"林阳很是适宜的说道。

    "你这个饭桶!你说什么?你是在怪我?你这个没大没小的东西!"苏桧恼了,要冲上去教训林阳,但被苏北拦住。

    "二哥,别冲动!"苏北忙劝:"现在妈的情况很糟糕,随时都可能去了,你们既然束手无策,不如让这家伙试试。"

    "你疯了?信他这个白痴的话?"苏桧瞪着苏北。

    苏北暗暗一笑,低声道:"二哥,妈如果死了,你所做的这一切就白费了,公司财务也未必会在我手中,我想这是你我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既然咱们没办法,那就让他去,再说了,他要是去了,老妈的这个意外...你不也可以不用背锅了吗?"

    苏桧立刻明白了苏北的话,眉头一斜。

    "你的意思是说,把责任都推到林阳的身上?"

    "妈若出了意外,事情传出,江城人都知你把自己的母亲医死了,这对你的名声而言可是巨大打击,大哥不准也会借题发挥,现在有人帮你背锅,何乐不为?"

    苏桧闻声,表情严肃了起来,思忖片刻,他暗哼道:"什么叫背锅,老妈的意外跟我没关系。"

    苏北笑笑不说话。

    "林阳,你进去!"苏桧咳嗽了下,转过身冷道。

    "爸,你真让这饭桶进去啊?"苏刚瞪大了眼。

    "我是医生还你是医生?这里我说了算!!"苏桧呵斥道。

    苏刚脖子一缩,苏家人不吭声了。

    "进去吧!"苏桧冲着林阳道。。

    "二伯,我愿意出手是看在苏颜的面子,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林阳淡淡说道,头也不回的朝里面走。

    苏桧眼露恼色,苏家人更是破口大骂。

    苏颜尴尬无比。

    入了抢救室,林阳马不停蹄的朝抢救台行去。

    "你是谁?"

    "你干什么?为什么连无尘服都不穿?"

    围在老太身边的医生们质问。

    林阳浑然不理,直接推开抢救台旁的人,伸出手在老太身上的穴道处按了起来。

    不用刀,不用针,就靠这么两根手指头?

    这个人在干什么?

    周围的人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谁让他进来的?"

    "护士,快把他拉出去!"

    "简直乱来。"

    一名戴眼镜的医生气的直跳脚,要拽走林阳。

    现场有些纷乱。

    走进来的苏桧赶忙上去解释。

    但在这时...

    滴!!

    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皆是一愣,着目望去,才发现心电监护仪现实的画面已经是一条直线了。

    "病人...没有了生命特征!"一年轻的医生沙哑道。

    "时间太紧了。"

    "苏医生,节哀啊。"

    其余医生护士脱帽叹息。

    "混蛋!"

    苏桧一把冲了上来,揪住林阳的衣领,愤怒咆哮道:"你害死了我妈,你还我妈命来!"

    说完,作势要揍林阳。

    旁边人赶忙拉住苏桧。

    "苏医生,别冲动。"

    "冲动?我妈都被他害死了,还叫我别冲动?"苏桧情绪激动的喊道:"我要追究这个家伙的责任,我要告他!"

    苏桧完全疯癫了一般。

    忽然,抢救室的门口响起了一个沉冷的声音。

    "苏医生,别人在救你的母亲,你怎能恩将仇报去告别人?"

    话音一落,人们齐刷刷的朝门口望去。

    却见门口立着一个干瘦的小老头,他虽然个子不高,弱不禁风,但老眼十分有神,。

    "是齐老!"

    医生们面露敬意。

    齐老可是中医院德高望重的老前辈,院长见了也得客气几分。

    "齐老,这个家伙害死了我母亲,您怎么还说他对我有恩?"苏桧咬牙道。

    然而齐老却是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谁说你母亲死了?"

    "嗯?"苏桧愣了。

    突然。

    "咳咳咳..."

    一阵急促的干咳声响起。

    人们急忙回头。

    却见那躺在病床上本该凉透了的老人,倏的张开嘴猛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