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娆月君墨染_深情总是空余恨全文免费阅读

    花娆月君墨染主角小说
    深情总是空余恨花娆月君墨染 火爆全网,热血古代虐情小说《深情总是空余恨花娆月君墨染》已完结,主角是花娆月君墨染,深情总是空余恨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端看他们这般作态,不知情的还以为姐姐与世子才是夫妻呢。----------谢景晟的眼底戾气极重,脸色甚是难看,大手忽地抬起,捏住了花雨烟的下颌,本王娶你,是让你乖乖当侧妃,不是让你惹本王生气的。他力道之大,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暴起,下颌被捏的生疼,花雨烟脸色发白的求饶道:妾,妾身知道了,求王爷手下留情,............

    小说《深情总是空余恨》在线阅读

    第1章 他娶了别人

    喇叭唢呐吹个不停,鞭炮声绵绵不绝。

    花折枝从破败的院落里跑了出来。

    一个月前,嫁给谢景晟的那晚,她被打落至此,谢景晟不准她出门半步,违令重罚。

    她忍着腿疼跑到了前厅,一眼便瞧见了谢景晟。

    他穿着大红喜袍,映衬的他越发俊朗无双,新娘站在他的身侧,看起来无比登对。

    花折枝想冲过去,但礼司一句‘送入洞房’,瞬间让她止了步。

    大典已成花折枝的脸色惨白,手撑着墙,勉强站稳,心底想对他说的那句‘娶谁都可以,为何要娶她的妹妹花雨烟,为何要娶她最痛恨的人’,就这么哽在了喉间,说不出来。

    转身入新房时,新娘没站稳,谢景晟敏捷的抱住了她。

    新娘的红盖头意外落了下来,众人倒吸了口凉气,新娘也有些慌乱,谢景晟却毫不在意,笑着在新娘唇上亲了口,本王迫不及待,让大家见笑了。

    众人皆笑。

    花折枝的脸上血色全无。

    细长的指甲嵌入了掌心,丝毫不觉疼。

    送入洞房!再一声落下,谢景晟抱着新娘大步望新房走去。

    正走着,新娘花雨烟突然往一处望去,十分讶异,姐姐

    谢景晟脸色一变,顺着花雨烟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花折枝站在暗光处,他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厉色,本王有说你可以出来?滚回去!

    众人不识花折枝,正纳闷时,花雨烟挣扎着落地,而后巧笑盈盈的走到花折枝的面前,亲昵的握住了她的手,姐姐,今日是我与王爷大婚,往后我们姐妹共侍一夫,可要相互照应。

    花折枝抽回手,只盯着他一人,你,非要这么做吗?

    众人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位便是当朝武陵王的王妃——花折枝。

    听闻谢景晟与花折枝青梅竹马,自幼便有情意,谢景晟十八岁那年父亲被朝廷小人陷害致死,母亲殉葬,他也遭人暗算重伤,家族就此没落,花折枝却与谢景晟解了婚约,落井下石。

    重伤的谢景晟跪在相府门前三天三夜,只求见她一面,花折枝都狠心没见,遣人辱骂毒打他,又书信一封,辱他连条狗都不如,娶她更是痴心妄想。

    谢景晟看完信直接晕倒在相府门前,大病一场险些丧命,后离开京都,参军。

    凭借他的才能屡获奇功,一跃成为侯门,后又屡建战功,直接被皇上赐为唯一一个外姓王,今年他回京,第一件事就是把花折枝娶了

    你有什么资格对本王指手画脚?谢景晟眉宇间的戾气极重,来人,王妃罔顾本王的命令,鞭挞三十!

    众人大惊。

    花雨烟求情,他拍了拍她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被人按压在凳子上的花折枝,是她自找,怨不得本王。

    谢景王爷,花折枝看着他,卑微无比,折枝愿受罚,折枝什么都能承受,但求王爷,别碰她,好不好?

    花雨烟楚楚可怜,姐姐,妹妹待王爷真心实意,姐姐不喜王爷便罢,何以要拆散妹妹与王爷?

    花折枝没应声,只是望着谢景晟,再次请求:别碰她,求你了

    他知道的,花雨烟的娘一入府,便活活气死了她的母亲和祖母,把所有爱她的人都害死了,花雨烟还一直欺负她,事事欺压她,她不求别的,只求他求他别让她没了盼头。

    谢景晟盯着花折枝,脸色铁青,动手!

    配了辣椒汁的鞭子落下,剧痛蓦地传来,花折枝的背上皮开肉绽,她的指甲断在了掌心,唇被她咬得出血。

    有人嘲弄道:活该啊,当年要是履行婚约嫁给武陵王,而不是高攀南离世子爷,这人又怎么会有今天这个下场?

    就是就是,这就是报应!

    众人交头接耳的话,花折枝都听见了一些,她惨白着脸惨笑,想着当年的她如何高攀南离世子,如何毁了婚约?

    当年明明是她,是她跪在雪地里求南离世子保住谢景晟的命,是她为了见他,被花雨烟阻挠,最后摔折了腿,被花雨烟按在地上折辱,腿因此落下病根,日日都疼,也是她让怜儿卖掉了所有值钱的首饰,想方设法送与他当盘缠离开

    她还曾书信与他:盼君归,待君娶。

    她何曾对不住他?

    在府里的那段时光暗无天日,可一想到他想到要再见他一面,她才生生熬过来的,就盼着他回来,盼着他娶她,盼着他再与她说那句——

    此后余生,有我护你。

    可如今啊

    鞭子一鞭,一鞭的落下,打在她的身上,背部疼到麻木,她的手扣进了木凳里,视线愈发的模糊,却强撑着一口气,没有闭上眼睛。

    目光中,她最爱的人容貌清俊,就站在她的前方冷冷的望着她,而他怀里拥着的,楚楚可怜侧妃,却慢慢的勾起红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