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大亨小说都市大亨(陈兴张宁宁,都市大亨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陈兴张宁宁,都市大亨完整主角小说
    《都市大亨》小说陈兴张宁宁,都市大亨完整章节目录,小说陈兴张宁宁,都市大亨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走吧,上车。”张宁宁招了招手。“去哪?”陈兴挪动着脚步上了车子,一边疑惑的问道。“我爷爷说要谢谢你呢。”张宁宁笑道,她的声音空灵而又飘逸,陈兴听着觉得很舒服。............

    小说《都市大亨》在线阅读

    小编为大家带来火爆全网的都市大亨免费阅读,陈兴张宁宁小说《都市大亨》:张宁宁说:“你帮我打电话吧。”念到一个号码时,陈兴忙迅速记下。在离开时,张宁宁又被女警察带了进来,她回过头来看陈兴一眼,陈兴感到这...

    《都市大亨》免费阅读

    “走吧,上车。”张宁宁招了招手。

    “去哪?”陈兴挪动着脚步上了车子,一边疑惑的问道。

    “我爷爷说要谢谢你呢。”张宁宁笑道,她的声音空灵而又飘逸,陈兴听着觉得很舒服。

    陈兴依旧是坐在昨日那辆挂着国安局牌照的黑色奥迪车,这是他第二次坐上了这辆车,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悄然的撇着张宁宁,还有前面那位仿若一尊石头一般的中年男子,陈兴心里头的疑惑挥之不去,又不方便询问,如鲠在喉。

    陈兴的疑问很快得到了解答,车子在海城市军区招待所停下,陈兴普一下车就感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那一抹肃杀。

    两名气质跟车上坐着的中年男子很像的男子站在门口,双眼如尖刀一般的盯着过过往往的车辆和行人。

    陈兴跟在张宁宁旁边,很顺利的进去了,旁边的人手上拿着仪器,似乎在对他进行着某种检查。

    陈兴来到了招待所后边的几栋小别墅,这还是陈兴第一次进到这里面来,军区招待所他有来过,但后面这一片地方据说是禁区,不允许普通人进入,陈兴这一次有幸得以进入,随即而来的是心里头越来越重的疑惑,莫非这张宁宁家里的长辈是军方的高官吗?

    陈兴心神不宁的跟在张宁宁边上走着,结合着刚才进来时所见到的情况,陈兴心里越想越是如此。

    “我爷爷看上去比较严肃,但他很好说话的哦,你不用害怕。”张宁宁突然转头对陈兴说道,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仿若会说话一般,带着暖人的笑意。

    陈兴进了8号小别墅,里里外外他都忘记数一下路上有多少道或明或暗的岗哨了。

    心里的疑惑终于要得到解答,陈兴心里骤然紧张了起来。

    猛的,陈兴瞳孔一缩,他看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面孔。“省委常委,海城市委书记周明方。”

    偌大的大厅里仅仅只坐着三个人,除了周明方,其余两人陈兴都不认得,一个是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男子,一个是已过古稀之年的老人。

    陈兴看着那位老人是感觉有些熟悉的,但眼下这种情况,他不敢随意的盯着老人注视,因为他发现市委书记周明方坐在老人的下首,一脸的恭敬,旁边那位不知身份的男子同样是拘谨的坐着,两人都只坐着半边屁股。

    陈兴只是微微瞄了一眼,便不敢多看,一颗心高悬着,市委书记周明方在整个海城是个再强势不过的人,说一不二,没有人敢拂逆他的意思,此时周明方在老者面前那副恭顺的姿态,让陈兴异常震撼。

    “呦,我的乖孙女来咯。”老者声如洪钟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大厅。

    “宁宁啊,是周叔叔让你受委屈了,没想到出一趟差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这是周叔叔的错,没有做好保护你的措施。”周明方痛心道。

    “小周,这不关你的事。”老者摆了摆手,神情淡然,转头看向张宁宁时,脸上才露出了宠爱的神色,“是小宁太顽皮了,让她好好在京城呆着,她偏偏喜欢四处乱跑。”

    “小宁,这次你在海城也呆了一年多了,该玩的也玩够了,跟爷爷回京城吧。”老者向着自己孙女询问道。

    陈兴还没看出老者的身份,若是知道的话,恐怕会对老者此刻的语气感到惊讶,对于张宁宁不知宠爱到了什么程度。

    “这军方,到底有哪一位张姓的高层呢,或者,中央有哪一位张姓的领导人?”陈兴静静的站在原地,对方没问他话,这种场合,他更是没资格插话,看看周明方堂堂的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此时的姿态就知道他一个不入流的小鲍务员在这里的身份是多么的卑微。

    “旁边另外一位男子,想来也是身份显赫吧?”陈兴悄悄的瞅了眼坐在周明方对面的那位始终没开过口的男子。

    “张老,这次市公安局办案太过草率,我已经狠狠的批评过他们了。”周明方突然出声道。

    “不要太过为难下面的人,他们只是秉公办案而已。”老者摆了摆手,旋即就看向了陈兴,“年轻人,这次你帮了我孙女的忙,我这个老头子要对你说声谢谢。”

    陈兴早就在等着对方问话,此时一听,忙道,“我和张小姐以前有见过,算得上是朋友了,自然应该帮这个忙。”

    “恩,不错。”老者赞赏的点了点头,“年轻人,我送你一句话,要时刻保持一身正气,仕途方能通达。”

    张宁宁走了,仿佛一阵风来一样,轻飘飘的来,轻飘飘的走了,陈兴在张宁宁走时,还见了对方一面,张宁宁专程约他出来感谢他的。

    陈兴直至此刻才知道在张宁宁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那天下午银行内部发生了失窃案,丢失了一部分现金,作案的人只能是内部员工,因为外人是进不去的,市建行在案发后展开了内部自查,所有人都要提供当天下午的行踪,并且要有人作证。

    张宁宁那天下午不在银行,她跑出来了,但是她偏偏找不到周围的同事证明她当时不在场,她那天下午的消失反而更被认为是她有预谋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