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6547855容静孤夜白小说在线阅读

    容静孤夜白主角小说
    《96547855》是一本正在网络上火爆阅读中的短篇虐恋小说,这本书是精品小说作家“春雷炮”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以容静孤夜白作为男女主人公,展开他们爱恨情仇,精彩节选:第一章 容静是谁?  熠王府,琉心苑。  容静倚坐在凉亭内,看着月桂树下飘落的花瓣。  她伸出手,掌心落入杏黄花朵,沁人心脾。  “月桂飘香,又复一年了。”她喃喃道,神色微悴。  一旁候着的丫鬟小枝走了过来:“夫人,该吃药了。”  容静回神,任由花瓣从............

    小说《96547855》在线阅读

    96547855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部小说,由作者春雷炮倾心打造,主角是容静孤夜白,96547855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精彩章节节选。

      第一章 容静是谁?

      熠王府,琉心苑。

      容静倚坐在凉亭内,看着月桂树下飘落的花瓣。

      她伸出手,掌心落入杏黄花朵,沁人心脾。

      “月桂飘香,又复一年了。”她喃喃道,神色微悴。

      一旁候着的丫鬟小枝走了过来:“夫人,该吃药了。”

      容静回神,任由花瓣从掌中缝隙坠落而散。

      “今日,可是最后一副。”

      小枝抿了抿唇,脸上涌上一抹怜悯。

      “是。”她哑声应道。

      十副清心散,堪比砒霜鸩酒,会让人在十五日内暴毙而亡。

      “王妃,您当真不留念这红尘了?”小枝红着眼眶忍不住问道。

      容静看着不远处的锦华轩内的一双人影,眼神微微有些空洞。

      “早就该走了……”

      凉风拂过石桌上的话本书页,一行诗词映入眼帘——

      “新人迎来旧人弃,掌上莲花眼中刺。”

      此刻的她,早已是这熠王府多余的存在。

      入夜。

      容静挑灯研磨作画,房门传开声响。

      身穿黛青金线长袍的孤夜白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个食盒。

      “昭儿,白哥哥带来了你最爱吃的桂花糕。”

      容静抬眸看着他,澄澈而又温和的样子,犹如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君。

      只可惜,他唤的不是她的名字。

      从成为熠王妃的第一天起,她便活在别人的影子之下。

      “王爷,我不喜欢吃桂花糕。”容静轻声道。

      她吃多了甜食会牙疼。

      从前不懂拒绝,每次吃完糕点后便疼得蚀骨噬心,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可这最后半月,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孤夜白微愣,有些不解看着她:“怎么突然不喜欢吃了?”

      容静看着宣纸上晕开的黑色墨点,语气轻飘:“我从未喜欢过。”

      她话音刚落,孤夜白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昭儿,别闹。”他说着,就要将人搂至怀中。

      但容静侧身避开,抗拒的意味显而易见。

      孤夜白眸底的柔情褪散,薄唇抿出一抹冷弧:“你当真要如此。”

      容静神色未变,绷着身子站在书桌内侧未动分毫。

      气氛蓦地变得压抑。

      孤夜白一瞬不动看了她许久,最终拿起桌上的食盒往外走。

      “你不要,本王便给西厢的昭儿。”

      砰的关门声响起,房间内只剩容静一人,满室的凄冷寂静缠身。

      她将毛笔放在砚台上,有些失力地坐了下来。

      熠王府上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孤夜白的昭儿。

      可那被他日日复夜夜深情唤着的昭儿到底是谁,她身为熠王妃却也不曾知晓。

      犹记得花烛之夜,她满心期盼地等着心上郎君揭开红盖头。

      可她的夫君,却说出了一句让她此生都刻骨铭心之话——

      “昭儿,白哥哥终于等到了你。”

      纵使一夜悱恻,容静却清楚地知道。

      她不是他的昭儿,他也不是她的白哥哥。

      他的满目深情,他的甜言蜜语,都是透过她给到另一个女人……

      彻夜未眠。

      翌日,容静洗漱梳妆。

      小枝拿来了一身崭新的素净白罗裙。

      “王妃,这是王爷命人送来的成衣,说要您穿这一身去主厅。”

      容静扫了一眼,苍白的神情没有一丝涟漪。

      孤夜白曾说喜如雪之白,她便穿了半生素净之色的衣裳罗裙。

      这一次,她只想穿自己喜欢的颜色。

      “换红裳。”她吩咐道。

      小枝眼中闪过一抹诧色,噤声领命。

      大厅内。

      容静一身红衣摇曳生姿,像初秋绽放的玫瑰,娇艳动人。

      孤夜白看着她,眉宇紧拧:“昭儿为何不穿那身月白之裳?”

      容静站在他对面,略显苍白的脸色在红衣的衬托下透着妖冶。

      “孤夜白,你看清楚,我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容静,不是你口中的昭儿。”

      孤夜白微愣,视线定格在她身上。

      “容静是谁?”

      第二章 越来越像

      容静从未想过,自己嫁给孤夜白六年有余,他却连自己姓谁名谁都不曾知晓。

      大抵是从一开始,她的名字便从未被他放在心上。

      “我是吏部尚书容安文嫡次女,六年前当今圣上赐婚于你我二人。”她缓声道,嗓音微哑。

      六年前老皇帝驾崩,孤夜白一母同胞的王兄孤曜铖在血雨腥风中登上皇位,下的第一道皇命便是给他们二人赐婚。

      孤夜白怔怔看着容静,似乎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若有所思道:“本王想起来了,母后多年前的寿宴之上,容家嫡次女的一支九天玄女舞,令本王叹为观止。”

      容静垂着眼帘,未曾言语。

      那年,她刚及笄,如今已过六载。

      只是当初让他惊叹的到底是舞,还是她这张脸,大抵只有他自己知晓。

      “今日进宫见太后,走吧。”

      孤夜白未再执着于先前的话题,依旧温和示意容静一同往外走。

      只是,他不再唤她为昭儿,眼中也再无一丝情愫。

      马车摇曳,微有颠簸。

      孤夜白坐得笔直,始终与容静保持着一定距离。

      容静神色淡然,心中却抑制不住的泛苦。

      从前马车摇晃,他都会亲昵细致将自己拥至怀中。

      如今却犹如毫无关系的正人君子,唯恐避之不及。

      这个男人,当真是拎得清。

      仁寿宫。

      孤夜白和容静一同在太后宫殿坐了片刻,便被皇帝叫去下棋对弈。

      太后屏退了一众宫女太监,看着容静笑得慈眉善目。

      “果真是越来越像了。”

      容静微愣,手心不由自主攥紧几分。

      为何自己换了一身红衣,还有人说像。

      她动了动唇瓣,最终什么也没说。

      太后拉着容静寒暄了几句,而后认真道:“你是熠王府的当家主母,就该拿出你的气魄整治后院,别让熠王把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女人都带进府。”

      容静轻声回应:“臣媳领命。”

      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又沉沉叹息一声:“熠王是个苦命人,这些年他过得太不易……有些事你多担待,哀家可以担保,他非薄情之人。”

      容静呼吸微滞,不知该如何回应。

      嫁给孤夜白的这些年,她自是知道他非薄情之人,

      他待她相敬如宾,让她享尽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但她付出的代价是,乖巧接受被当做她人影子的命运。

      到底,谁更命苦?

      在仁寿宫用过晚膳后,容静起身道别。

      临走前,她还是忍不住对太后问出了压抑心头已久的困惑。

      “母后,臣媳嫁入熠王府六载谨遵皇命,从未有过越界之举,如今只想问一句……昭儿到底是谁。”

      知道真相,大抵也能让她死得瞑目。

      未料她话音落下,太后脸色大变,隐约有风雨骤临之势。

      一旁候着的心腹宫女阿碧连忙说道:“熠王妃,你们夫妻间的事,自当去问熠王。”

      至此,容静也知自己在太后这寻不到答案。

      离开皇宫。

      宫门外的马车不见孤夜白身影,侍卫说他有要事在身,要她先行回府。

      容静未多追问,独自一人上了马车。

      天色渐暗,余晖在宫墙上映出道道斑驳阴影,恍若星辰。

      临到京城街道,容静听得外头一阵喧哗热闹。

      “放河灯,祈姻缘,佑安康……”

      她掀开帘子看去,大街小巷挂满灯笼,这才想起今日是乞巧节。

      容静看着巷口商贩手中的鸳鸯河灯,眼底微微有丝波动。

      她也曾有过情窦初开小鹿乱撞的时刻,想与如意郎君成双成影若鸳鸯,只可惜事与愿违。

      今日,便买下这只鸳鸯河灯,当做给下一世的自己祈福求愿吧。

      容静正要命车夫停轿,却看到一对俊俏男女买走了自己看中的河灯。

      定睛看去,她脸色倏地苍白。

      买走鸳鸯河灯的男子是孤夜白。

      而他身侧小鸟依人的女子,有着一张和她极为相似的脸……

      第三章 无惧生死

      容静怔怔看着,心头传来一阵细密的刺痛。

      她突然没了下轿的勇气,命车夫加速离开。

      影子,终究是不敢见光的……

      这一夜,孤夜白没有回王府。

      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阴沉到令人压抑。

      凉风一阵阵透过窗户袭来,让容静止不住打寒颤。

      “咳咳……”

      她重重咳嗽着,心口一阵气血翻涌。

      掌心摊开,刺目的乌血刺得眼疼。

      容静知道,清心散的毒,快要发作了。

      小枝见到容静手心的血,惊得手一抖,瓷碗坠地。

      “王妃……”她哽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清心散的药是她陪容静去药王谷求得的,自是知道咳血是何征兆。

      容静看着小枝,淡淡一笑:“这药既是我主动求来,便已无惧生死。”

      小枝红着眼眶,弯腰蹲下拾起地上的瓷碗碎片。

      “可奴婢……舍不得王妃。”她的嗓音带着隐忍后的哭腔。

      容静一顿,笑着揉了揉小枝的脑袋,像极了长姐对妹妹的疼惜。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她拿帕子擦去掌心的血渍,又将早已准备好的木盒递给小枝,“这里是你的卖身契和一些银票,你且收好。”

      “日后我走了,府上会有新王妃,你的日子怕不好过,去你想去的地方,开间铺子也好,嫁人也罢,莫留在京城了。”

      小枝听着容静之言,跪在地上无法抑制地哭出了声。

      ……

      傍晚时分,细雨蒙蒙。

      容静刚用过晚膳,见到孤夜白的身影出现在了院子门口。

      她命小枝关了门,熄了房中的烛火。

      “昭儿,你还在生白哥哥的气?”孤夜白的声音自门外传来。

      容静绞着帕子的手一紧,她终究明白不管自己如何做,都唤不醒他的自欺欺人。

      “王爷请回,我已歇下。”她漠声道。

      轰隆——

      一阵电闪雷鸣,雨势滂沱而下。

      容静透过窗户缝隙看到孤夜白站在院子内纹丝未动,任由雨水淋湿。

      她眼底闪过一抹挣扎,还是拿起墙角的雨伞开门走了出去。

      孤夜白看着她,原本黯淡的神色瞬间澈亮。

      “昭儿。”他唤道,有些小心翼翼,“你可原谅我了?”

      容静将伞举过孤夜白头顶,这才看到他双手紧护着怀中用木色油纸包裹的糕点。

      他身上已经湿透,但怀中的糕点却安然无恙。

      刹那间,容静只觉喉头一哽,什么话都道不出来。

      “进屋吧。”她转了身,未让孤夜白看到她泛红的眼眶。

      桌前。

      孤夜白换了一身干净衣裳,亲手解开油纸的棉绳,拿出切割整齐的桂花糕。

      “我绕了半个京城,去西街新开的糕点铺子买的……你尝尝,要是喜欢,白哥哥以后每天都给你买。”

      看着他殷切递到嘴边的糕点,容静收敛翻涌的思绪,张嘴轻咬了一口。

      艰难咽下,她腻得胃里一阵翻涌。

      “好吃吗。”孤夜白紧张问道。

      容静有些晦涩点头:“嗯。”

      “太好了,昭儿喜欢。”

      孤夜白笑了起来,开心得像个孩子。

      垂着眼帘的容静却只觉心中苦涩更甚……

      夜里。

      容静看着身侧已然入睡的孤夜白,心却始终都静不下来。

      突然,男人眉头紧拧,身子一阵颤抖。

      “昭儿,不要离开我……”他喃呢着,神色痛苦。

      容静蜷紧手指,而又无力松开。

      她轻拍着孤夜白的后背,嗓音麻木:“昭儿在,昭儿永远都不会离开白哥哥。”

      离开的,只是容静。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透着雨势传来。

      “王爷。”侍卫阿左的声音传来。

      刚安静下来的孤夜白骤然惊醒,他将容静拥至怀中,厉声道:“何事?”

      一阵惊雷轰过,阿左的声音与闪电同现。

      “昭儿姑娘回来了。”

      第四章 颐指气使

      孤夜白神色一僵,松开了抱住容静的臂膀。